廣東省電力行業協會

當前位置:首頁>文學天地 >

文學天地

認路

信息來源:     發布時間:2019-12-13


    


      我曾是一名抄表員,電到哪里,我就要走到哪里。10月是共和國的生日,10月也是我的生日。這一個10月,龍口鎮的秋天還是熱鬧的。村落、孩童、工廠、工人,我又一次走過鎮上,以前每次都來去匆匆,沒有仔細欣賞沿途的風景。這個10月,60歲的我終于可以停下腳步,但心中還有許多眷戀與不舍。


      站在街口,我又想起了入行第一天。20多年前的那天,師傅給了我一本厚厚的冊子,有姓名、地址等信息,又仔細叮囑我要勤走、勤問。我帶著初生牛犢出圈的興奮上路了,可去了第一個村,我就發怵了,鄉下的路不是鎮上那么平直,也幾乎找不到標志性建筑作為參照,更是遇不到幾個人問路,有時候好不容易翻過這個山頭,在左右兩條分叉路要等上半天才遇上村民問路,走錯了路,心里看著回頭路越發沮喪,看著摩托車的油箱指示燈逐漸下降,問路、記路、抄表、收費、再問下一家……從白天到天黑,任務沒有完成,心里害怕起來。真不是我腦袋不靈光,別說20世紀,現在用智能手機搜索這些鄉址,多半都是原地打轉找不到定點,更別說去一戶戶家里。


      那天也是這樣,我就坐在村口發呆,一眼瞥到了旁邊的臺區表箱。一摸腦門想起來,有電的地方就有這表箱,這表箱不就可以成為我的地圖嗎?隔天再來的時候,我隨身帶了一支粉筆,然后在上面開始畫,我腳下站的地方是一面旗,然后用彎彎的箭頭描繪去下一家的路,客戶家就是一個圓圈,到下一個圓圈……不一會兒,一個作品便完成了,我再分析一下最優路線,修改幾次以后,基本能保證這一個臺區的電費就不會抄漏,也不會重走回頭路。后來,十幾個臺區,幾乎都有我的“作品”,像一個個交通燈,將這些鄉路簡單的呈現在我面前。這故事,現在我還會說給新來的小同志聽。雖然現在農村環境美化,城鎮上已經不貼電費收繳單到別人家門口,我們去村里更不會隨意涂鴉表箱這些公共設施,但當年在表箱上作畫的場景,回憶起來,還是很讓人驕傲呢!


      說起收電費,我入行的時候,大家生活都不是很寬裕,個別村民不愿意交電費,對抄表員也不禮貌,遠遠見到就開始破口大罵。我只能笑著跟他們拉拉家常講道理,難聽的話語也不往心里去?,F在日子好了,這樣的情況幾乎見不到了。大家都主動熱情地交電費,天氣熱了,還倒水給我喝。后來,智能電表帶來了便捷的生活,也產生了新的“距離”。微信里還有一些幾乎不怎么認識、了解的人,每個月卻會定期找我聊天?!拔壹疫@個月電費23元,請幫我交一交?!彼麄兪来钤诖迓渲?,不習慣去外面世界的路,我就成了“路”。以前,我一步一腳印走到山村,去到他們身邊,核對清楚電量信息,然后從他們手里接過一張張有些破舊的鈔票,一張張展平收好。智能集抄零差錯上線后,他們還是習慣找我,用微信轉賬給我,然后我去對應姓名、戶號,核交好電費?,F在,因為他們,我第一次體會到信息時代的失落,看著微信里一個個名字,像是每個月去探望的掛念的親人,突然只能隔著屏幕聯絡,別說,這些鄉親我都挺想念呢。


      和我一起退役的還有隨身背了多年的布包。一路上摩托車開得久了、倦了,離下一個村還有半個小時的路,就停下來洗個臉、裝點水,再上路。一個手電筒,照亮了許多裝在暗處的表箱,每一位數字都要清清楚楚,一分一厘都不能記錯算差。軍用水壺、筆記本、油性筆、救生丸、正氣液、膠布、止血貼……還有一把螺絲刀。


      那大概都有數十年了吧,我剛結束了中七村的抄表,村頭的阿婆搖著扇子追出來說:“吊扇壞了,孫子覺得好熱啊,午睡一直睡不著,能幫忙看看嗎?”我跨進屋子,原來是開關板線路松了,可我翻遍布包,就是找不到一件稱手的工具,阿婆從滿懷希望變得有點失落,我只能慚愧地答應她隔天再來修理。從此,我的包里就多了一把小小的螺絲刀。這故事,我也告訴自己的晚輩,小事雖小,但小事不做,就拉遠了距離。一兩個月就見面的人,就不是陌生人,是親人。


      我曾經是個抄表員,可我也有“學生”。一年來一兩個大學生,我都要帶著他們到處轉悠,帶著他們看看——霄南村又要開始準備一年一度的“牛肉節”了,保供電的時候可以近距離感受一下鮮卑族文化。四寶水庫很美,是江門應急備用水源,而為了這水庫移民形成的群峰村落,也是我們走訪的客戶。說起水庫,2017年臺風前后下了特大暴雨,去余尾村的路上處處是深水坑,我只能停下公車,去隔壁村民家借了摩托車過去,到了村口,兩個山坡中間,匯集起來齊大腿深的水坑,我就又停了摩托車,慢慢蹚水過去,想起來還有些害怕。那邊,還有文化館、茶博物館,這小小的鄉鎮上,有著許多歲月沉積的寶貴禮物。這一條山路、水路、村路,他們也會像我一樣慢慢認熟。


      這群年輕人還青澀,剛出校園,來到我們這鄉下,走在路上好奇得東張西望。我教的課很簡單,都是嘴上功夫。干我們這行,一邊走路要一邊看路,見到阿婆,要問“煮飯未”(廣東話,指有沒有做飯),見到男人,都要叫一聲“師傅”,問一句“收工未”(廣東話,指干完活沒)??吹接腥耸掷锬弥~,要多說句“今年魚好價錢啊”。外省的孩子來,要學的粵語不僅僅是“邊度食、邊度玩”,更是我們抄表路上的“行話”。一路走、一路看、一路說,拉近和這些鄉親們的距離,一輩子的路就都在嘴邊了。


      作為一名曾經的抄表員,以前,電到哪里,我們就要走到哪里?,F在,電到哪里,我們的心就會跟到哪里。作為龍口鎮本地人,腳下的這些鄉路都很熟悉,那些橫跨天際的銀線指引我,一輩子用這綿延的線路圖畫完了我簡單、重復、辛苦但充滿溫情的職業人生,我眼見著這條路越來越發達、越來越深入,點亮了大山深處的燈,連結了山里山外的人情,我發自內心覺得自豪。




口述/溫祺勝 整理/許可

作者單位:廣東電網江門鶴山供電局

 文章來源于2019年12月13日《南方電網報》 



上一篇: 失信的水滴籌 下一篇:最后一頁

關于我們|會員服務|網站地圖|友情鏈接

廣東省電力行業協會 版權所有©2004-2011 粵ICP備11017294號

广西快乐10分开奖视频 天津11选5平台 期如意期货配资app 北京赛车官方开奖 买股票怎么赚钱 河南快三一定牛走势图! 一定牛彩票网山东群英会 六肖期期中特免费公开 股票大宗交易规则 湖北体彩11选五技术 江苏快三怎么玩的